SpaceX 和实现低发射成本的绝对必要性

SpaceX

SpaceX 是全球发展最快的航天公司。自 2002 年成立以来,该公司取得了巨大成功,其技术执行水平使其成为新航天界的标杆,也是该领域无数初创企业的榜样。 

发射领域的现有参与者一直在关注 SpaceX,一开始是持怀疑态度,然后是难以置信,现在则是敬畏之心,见证着这家公司展开其商业模式,这一模式最初是由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批评太空探索成本过高而引发的。 

如今,所有观察家都普遍承认,SpaceX凭借其部分可重复使用的猎鹰发射系统,大大降低了轨道发射的成本。

同一观察员还指出,SpaceX 的客户整体上还没有从进入太空的成本大幅降低中获益,因为 SpaceX 没有动力将其实现的经济效益转嫁给客户,或者即使这样做,也只是极其微小的转嫁。 

我们相信,SpaceX 在发射时实现的经济效益与 SpaceX 的成功密不可分,甚至为 Starlink 看似不可阻挡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SpaceX 的业务 

SpaceX 是一家拥有四条主要业务线的公司: 

太空发射。SpaceX 服务于三个细分市场。Starlink 发射(占总数的 80%)、美国政府发射(NASA 和 DoD)以及商业和出口发射(SES、OneWeb、ESA)。这种发射业务通常被认为利润极高,因为 SpaceX 凭借其可重复使用技术,正在降低成本,并能够在为外部客户进行的每次发射中产生毛利率(而 Starlink 发射受益于成本定价,没有盈利)。一般认为,SpaceX 的发射业务在 2024 年的收入约为 35 亿美元(包括 Dragon 货运和载人任务),每年约有 20 至 25 次发射。

宽带服务。通过其 6,000 颗卫星的 Starlink 星座,SpaceX 能够为全球的固定和移动终端提供全球宽带接入。它目前是美国最大的此类服务提供商,用户群超过 300 万。预计这项业务将 在 2024 年产生约 45 亿美元的收入(其中 80% 为服务收入,其余为终端销售),尽管估计值各不相同。最近有消息称,Starlink 在 2023 年第一季度实现了 “收支平衡”,而 SpaceX 在 2023 年实现盈利。分析师通常认识到,要实现收支平衡并从 Starlink 上盈利,SpaceX 必须在 Starlink 上实现非常低的资本支出,事实上,这个数字如此之低,以至于唯一可行的假设是每次 Starlink 发射的成本不到 5000 万美元(包括卫星和发射),这反过来又导致人们假设猎鹰 9 号向 Starlink 收取的成本必须低于每次发射 2800 万美元,如果我们从表面上看,埃隆马斯克的声明中说 Starlink 卫星的成本在每公斤 1,000 美元左右,或者每次猎鹰 9 号发射的 Starlink 卫星价值约为 1700 万至 1800 万美元。事实上,任何高于每次发射 5000 万美元的假设都与 2023 年的利润和现金流声明不相容。

卫星供应商。SpaceX 是美国政府卫星星座的供应商,无论是太空发展局的“扩散式战斗机空间架构”传输层,还是最近披露的“星盾” 星座。这些项目的实际收入尚不清楚,但考虑到“星盾”合同的高价值,可以合理地假设这些项目在 2023 年和 2024 年可能会产生 5 亿美元及以上的收益。

HLS 计划。SpaceX 还参与了 NASA 的 Artemis 计划,作为 HLS(载人登陆系统)的供应商,帮助美国宇航员登陆月球。这是一份价值 29 亿美元的合同,此外还有一份价值11.5 亿美元的第二份 合同。这些合同的付款与里程碑挂钩,其中大部分似乎与星际飞船的成就有关。SpaceX 很可能已经从这些合同中获得了巨额收入,每年可能有 7 亿到 8 亿美元。

SpaceX 财务状况建模 

在欧洲空间公司,我们设计了自己的 SpaceX 财务模型,作为了解 SpaceX 收入和支出相互交织的动态的工具,其中包含有关成本和资本支出的各种基本假设。 

其中一个假设考虑了猎鹰 9 号发射的实际成本,其独特的可重复使用性、不断增长的助推器重复使用率(每个助推器超过 20 次飞行)、整流罩的回收和重复使用以及发射节奏的加快(由快速减少的翻新时间支持)机械地降低了平均发射成本。 

2021 年,欧洲空间公司对猎鹰 9 号的财务假设进行了建模,并得出结论:可重复使用模型在该年度第七次发射(由外部客户支付)后将产生大量且不断增长的利润。 

2024 年,可重复使用模型将得到极大改进,许多分析师认为,每次猎鹰 9 号发射的全部成本(包括运输、翻新、组装和运营的人力、设施(发射场、工厂、测试台)的折旧和摊销)以及可重复使用物品(整流罩和助推器))目前可能低于 3000 万美元。虽然一些分析师隐含地假设猎鹰 9 号每次发射的总成本可能低至 2000 万美元,但欧洲空间公司更倾向于采用更保守的假设,即每次发射 2800 万美元。 

猎鹰低发射成本的必然论点

值得注意的是,猎鹰发射成本假设是任何 SpaceX 财务分析的主要驱动力,也是通过 Starlink 服务实现盈利的基石。 

事实上,当用各种(有利到不太有利的)资本支出和运营支出假设对 Starlink 的财务状况进行建模时,似乎 Starlink 最大的单一成本驱动因素是空间基础设施资本支出和相关的折旧和摊销 (D&A)。 

在 Eurospace 模型中,导致 Starlink 在 2023 年盈利的假设与 Starlink 每次发射(包括卫星)资本支出低于 5000 万美元的假设密切相关,这意味着猎鹰 9 号发射的全部成本低于 3000 万美元。例如,如果 Starlink 每次发射的资本支出仅为 6000 万美元,那么到 2024 年底的总资本支出将达到 240 亿美元。仅就 Starlink 系统而言,这样的资本支出就意味着不可持续的折旧和摊销前利润 (D&A) 和巨大的负息税前利润。如果是这样的话,SpaceX 可能不得不获得更多的股权或债务融资 来弥补资金缺口。这种反向推理最有力地暗示了,事实上,对于其 Starlink 系统,SpaceX 已经实现了商业星座从未实现过的资本效率,而这种资本效率的 70% 取决于 SpaceX 向 Starlink 收取的猎鹰 9 号发射的低成本。 

这一假设的必然结果是,每当猎鹰火箭为外部客户(包括美国政府和商业或出口客户)发射时,其价格都会远高于实际成本,如果是低价商业发射,则可产生高达 3000 万美元或更多的净利润,如果是政府机构,则可产生高达 5000 万至 6000 万美元(甚至更多?)的净利润。2023 年,SpaceX 为外部客户进行了 33 次发射,毛利润可能超过 10 亿美元。 

有趣的是,这个论点也符合 SpaceX 盈利能力的叙述,因为发射利润将补贴 Starlink 系统,覆盖大约 40 到 50 次 Starlink 发射的成本(不包括卫星)。 

最终,每次发射成本低于 3000 万美元的论点是维持 Starlink 盈亏平衡或盈利状态的必要条件。此外,这是唯一可以维持这一说法的论点:如果猎鹰 9 号的成本高于这个数字,那么就没有任何现实的假设可以让 SpaceX 的财务模式不破产。或者换句话说,如果猎鹰 9 号的全部成本大大超过 2000 万至 3000 万美元,那么要么 SpaceX 负债累累,要么 SpaceX 的收入或曾经的收入远高于目前的估计。 

低成本进入太空,是新太空发展的催化剂,也是 SpaceX 不愿放弃的竞争优势 

正如许多评论家经常指出的那样,SpaceX 已成功大幅降低了进入太空的成本,但它并没有将这些节省的成本转嫁给客户。考虑到竞争对手(主要是 Arianespace 和 ULA)的严峻形势,SpaceX 实际上没有动力提供更低的价格。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 一些 SpaceX 的竞争对手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即 SpaceX 可能会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 以削弱他们,并认为这是不公平的。这些竞争对手,尤其是 Rocket Lab,每公斤轨道价格比 SpaceX 高得多(Rocket Lab 高达每公斤 20,000 美元,SpaceX 低于每公斤 6,000 美元),但却仍未盈利(如 Rocket Lab 最新的财务报表所示),这一事实让他们的声明产生了奇怪的共鸣。是否有可能如他们所说的那样,SpaceX 以亏本的价格出售发射只是为了遏制竞争对手?如果这是真的,并且由于 Starlink 发射的频率极高,这将意味着 SpaceX 已深陷债务泥潭,无力维持每次发射猎鹰 4500 万至 6000 万美元以上的资本支出。

当然,由于 SpaceX 是私营企业,因此没有人能够证明或反驳 SpaceX 在其猎鹰发射业务上赚取了巨额利润。但是,正如我们上面所讨论的,假设猎鹰 9 号每次发射的总成本远高于 3000 万美元,在 Starlink 部署推动的惊人发射节奏面前站不住脚。 如果我们假设每架猎鹰 9 号实际上花费 SpaceX“少”到 5000 万美元,这意味着到 2024 年底,SpaceX 仅在 Starlink 发射上就将花费 100 亿美元甚至更多(另外可能还有 60 亿至 80 亿美元用于卫星)。我们认为,这个数字与 SpaceX 的其他财务事实不符,并且不支持 Starlink 在 2023 年某个时候实现现金收支平衡或盈利的说法。

那么最可能和最合乎逻辑的假设 是,通过实现可重复使用性、快速周转,尤其是非常高的节奏 (这要归功于 Starlink 创造的巨大“需求”),SpaceX 为太空发射开辟了一种新的经济模式。这也意味着 SpaceX 显然有利润空间来削弱竞争对手,同时仍然在每次发射中获利(包括 Transporter 和 Bandwagon 任务及其相对较低的填充率)。

SpaceX 在发射方面的竞争优势:公平竞争还是过高加价? 

这一假设的另一个有趣的结果是,只要 SpaceX 是唯一一家能够从低发射资本支出中受益的星座业务发射运营商,它的财务前景就会一直比竞争对手更好。

现在,Kuiper 最近与 SpaceX 谈判了几次发射,并且未来可能会采购更多,因此公平定价的问题可能值得提出。 

猎鹰火箭的极低发射成本也可能引起美国政府客户的质疑。NASA 和国防部经常为猎鹰火箭的发射支付高昂的发射费用。考虑到 SpaceX 的成功发展之路与 NASA 和其他美国政府业务的联系,这些客户开始怀疑他们是否物有所值,并考虑审计 SpaceX,确定 SpaceX 的报价是否合理或是否包含过高的加价,这可能是合理的。 

我们真的很好奇这件事最终会如何展开,因为包括伊隆·马斯克在内的新太空倡导者和支持者很难把大幅降低发射成本吹捧为开启“新太空经济”的关键,却从未看到这些成本的降低转嫁给客户,并最终释放出“低成本进入太空”应该给人类带来的好处。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